尘肺门纪实0601 | 先行垫付是什么?工人该如何应对?

2018-06-03

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生8 」:尘肺门纪实0601 | 先行垫付是什么?工人该如何应对?


工友们期待的6月1日到了,政府承诺的“赔付方案”出来了,只不过,这并不是什么赔付方案,而只是先行垫付方案,如下图

01.jpeg

这个所谓的先行垫付方案,根本没提“赔付”,没有公章,连标题都不带“方案”两个字,不知道这算个啥。

看之前的告知书是怎么说的:

02.jpeg

工友们的期待又一次落空了,而这次落空工友早就预料到了。

前几天,一个耒阳的工友说:“方案已经到耒阳市政府了,但是政府不敢给我们看,估计耒阳市政府都不满意吧,不过拿出来看也是迟早的事,但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一直不敢露面的方案终于还是给工人看了,说到底,完全就是骗人的套路!

先行垫付,本质是走法律途径

首先,从这个文件里可以看出,政府并不会为自己的失职而买单,垫付的意思不过是:找企业要赔偿很难,所以政府先垫上,工人之后通过跟企业打官司,拿到赔偿再还回来。

说到底,先行垫付的本质就是让工人走法律途径。

可是,大家还记得当年的官司有多难打吗?企业的赔偿有多难拿吗?

09年工友们维权大半年,最终没有劳动关系的工友于2010年初拿到了人文关怀,可是,能确定劳动关系的工友却多是在两三年之后才拿到赔偿。

桑植一个去世工友的妻子告诉我们,他们的赔偿是在2013年才拿到,09年检查是一期,也就拿到了10万多点,可是打了几年官司,把老公的身体都消耗得不行了,“其实对比起来,还不如拿7万的人文关怀呢,3万能比得上我老公的身体健康吗?”

当年还有一位工友的遭遇更是让人愤怒,法律途径走了三年多,官司打了十多次,最后打赢了,公司却说没钱给,就连强制执行也没拿到钱。最后,他被迫在报纸上登报向公司道歉,才拿到了赔偿,而且是打了折的。

可是,当年能确定劳动关系的人毕竟很少,现在却多了好几倍,只桑植就已经有70多人确定了劳动关系,那么算起来爆破公司要赔多少钱,他们会愿意赔钱吗,估计破产了也赔不起吧。

预料的结果便是:工人一直打官司,打了三四年,赢了,公司说没钱,破产。工人白白的被耗了三四年,只拿到了先行垫付的7—13万。或许,在这个过程中,不少人已经耗不起,离开了人世吧。

缓兵之计,瓦解工人团结!

走法律途径,本身就是瓦解工人团结的有效方法。工人被清晰的分为能确定劳动关系、不能确定劳动关系两大类,利益的不一致导致工人难以团结起来。其次,走法律途径相当的耗时间耗精力,工人的斗志在漫长的消耗中被逐渐瓦解。

这段时间,桑植工友的内部矛盾一直在发酵,一部分人(主要以不能确定劳动关系的为主)要坚决斗争,一部分却害怕斗争阻碍了自己的赔偿,他们更愿意相信政府,觉得不相信也斗不过政府,于是便形成了瓦解斗争的力量,他们不但不参与斗争,还会有意无意的消解斗争。

这次“先行垫付”,又一次成为矛盾的源头。主张斗争的工友要求大家坚守信访办不离开,要求政府给说法,不主张斗争的工友则直接准备第二天回家,按照政府的要求,“等6月20日的结果”。一个维权队伍,再也难以维持,或许,这个队伍早就不该如此维持下去了,毕竟利益诉求差别太大。

信访办领导说,等到二十号一定会有赔付方案出来,让工人20号再来。这显然又是一次忽悠,上次盖公章的告知书都不能保证6月1日的承诺,又何况一个无实权的领导的承诺呢,上次信访办领导“死全家”誓言的笑话还在工友中口口相传吧。

一个工友说,下周五政府就会按照先行垫付的方案给大家发钱了,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拿钱了,这个维权就垮掉了。

其实,三地工友为什么能够组织起来大规模的维权,就是因为大家有着共同的愤怒,有着共同的诉求。可是,拿钱算什么呢?

拿钱就相当于:工友们的诉求还没有实现,但是却被政府的一个妥协方案给消解了愤怒,拿钱自然就手软了,拿钱了自然就不好意思再跟着其他人维权了,维权的人一个个退出,队伍一步步瓦解,可是真正的诉求却被搁置,交给政府去“处理”。

那时,工人们就只能各自走法律途径了。

最终结果可能就是:拿了这个垫付款,就相当于只能拿到这点垫付款了,因为大规模的维权活动组织不起来,政府就不可能再对工友特事特办了。

当然,为了平息下大家的不满,再在当地搞下医疗救助和小的优惠政策,尘肺门也就算是彻底解决了——政府的问题解决了,这些维稳对象不再上访维权了;可工人的问题没解决,每个尘肺家庭的痛苦还在继续……

7—13万,掉价背后的逻辑

7-13万,不得不让人想起当年的人文关怀(一期7万,二期10万,三期13万),这是工友不想提起的伤痛。可是,再次提起这个价格,却让工人难以接受,虽然并没有说按这个价格赔偿。

同样的价格,似乎让工人感觉自己掉了价。

其实,早在开始维权的时候,不少工人就估计处理方案会类似于09年那样,给人文关怀,但是价钱要高一些,大家设想怎么也得15-20万吧,毕竟物价、工资水平早已涨了很多了。

但,幻想就是幻想,更高的价钱只能是争取来的。之前的告知书是被团结的耒阳工友逼出来的。可是,自从工人被忽悠回家后,政府也看到了工人的组织力量不过如此,利益分歧却很大,尤其是桑植的工友。今年的尘肺门和09年相差甚远,那么结果也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事实上,掉价背后,不过是工人团结程度的体现。

7-13万,虽然没说是最终的赔偿方案,但却比这更坏,因为它给了工人们一丁点好处,留下了继续维权希望,却把维权的真正诉求无限期的推迟。

步调一致,方为上策!

桑植主张妥协的工友们,似乎这次也失望了,他们失望的同时还失掉了斗争的勇气,据说准备明天回家了。

于是,这就形成了一道奇特的景象,桑植的失望工友准备回家,愤怒的耒阳工友则准备南下,掀起下一波斗争的高潮。

此时的深圳尘肺门,就像一道公共的大门,想走的就走,想来的就来,可什么时候大家能够步调一致共进退呢?

上次维权中,耒阳和桑植的工友由于来深圳的时间不一致,被政府分别击破,而在两地工友准备回合时,则是政府最紧张的时刻。工友们,难道大家还不清楚,步调一致,方为上策吗?

湖南三地的工友们,加油吧!

捐款好久没推送了,上次的捐款已经接近花光,坚持维权的工人们再次囊中羞涩,希望大家鼎力相助!

捐款方式如下:

微信转账:

03.jpeg

银行卡转账:

04.jpeg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尘肺门纪实0601 | 先行垫付是什么?工人该如何应对?,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