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表态:三峡大坝有问题 各方正全力寻求解决方案

2018-05-27

原文来自财联社:中央表态:三峡大坝有问题 各方正全力寻求解决方案


5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称三峡工程发挥“巨大综合效益”,但还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包括生态环境恶化、发生地质灾害的可能性、上百万三峡移民不确定的生活状态,并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也产生一定影响。

几天后,三峡集团说,国家审计署进行审计,发现有“会计核算、财务管理、对外投资、招投标管理和内部管理”等31个财务问题。

中共高层首次承认三峡工程存在诸多问题,引起巨大反响。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认为,这说明问题已经相当严重,官方已无法掩盖,而部份官员和专家主动提出来,是不想在将来背黑锅。

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再次遭遇50年罕见大旱,降水量同比减少40%至60%,各主要江河蓄水较同期少一至七成,鄱阳湖面积比去年缩减90%,湖底成驾校场地;洪泽湖降至死水位;洪湖无法行船,最深仅30厘米;洞庭湖干涸;太湖水位历史新低……

据透露,全国耕地受旱面积达9,892万亩,有497万人、342万头牲畜因为大旱饮水困难,再次引发对“三峡大坝惹灾”的热议。

今年的电荒来的又早,并可能是历年之最。干旱使三峡大坝必须放水,影响了发电。电荒与干旱同时袭来,而蓄水发电与航运、防洪灌溉的矛盾再次拷问三峡大坝,如何解决?至今没有答案。

从三峡大坝2006年建成蓄水以来,长江沿岸极端气候频发。西南地区及长江中下游地区连年干旱,一年比一年严重,就长江重庆段,2006年曾出现130多年来最低水位。2007年底更为严重。2008年枯水期比2007年提前1个多月。2009年开始的大旱,一直延续到2010年。

而去年汛期长江中下游地区爆发的大洪水,之后几乎成了全国范围的灾害,堪比1998年大洪水。

虽然目前尚无直接证据,三峡工程引发了长江中下游的旱情,长江水利委员会也多次表示“与三峡工程无关”,但很多学者认为,建设大水利工程,对于库区的气温和湿度都会产生很大影响,令气候更加趋于极端化,“防洪和抗旱的压力都会加大,出现旱情的时候会更干”。

“问责”风潮来临?

目前,随着高层的“承认”,以及今年的持续干旱,国内外正掀起一场回顾三峡大坝从论证、通过到建成的“问责”风潮。

旅居德国的学者王维洛在《三峡大坝早拆比晚拆好 晚拆就拆不了》一文中表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不利影响越来越大,所需资金越来越多,到无法承受时,想拆可能也不行了。目前三峡水库中的泥沙淤积量约为19亿吨,长江的水流量尚有能力将这些泥沙带入大海。随着时间的延长,三峡水库中泥沙淤积量将累积增加。

当三峡工程运行三十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中央表态:三峡大坝有问题 各方正全力寻求解决方案,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