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两名南大校友再举报长江学者张康之“性骚扰” 校方展开调查

2018-05-25

原文来自【财新网】:两名南大校友再举报长江学者张康之“性骚扰” 校方展开调查

记者:王和岩


03.jpg

图/视觉中国

沉寂多日的大学性骚扰问题再度发酵,日前又有两位南京大学校友举报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康之曾对其性骚扰。两人要求校方立刻成立性骚扰调查组,调查张康之在南大的性骚扰行为及其危害,公开调查处理结果;尽快建立反性骚扰的长效机制,并要求张康之公开道歉。财新记者获悉,5月24日,南大校方已派人到其中一名举报者家中,询问了解相关情况。

此前,4月13日,网友“夜凭阑”在新浪微博公开举报张康之,称张康之在中国人民大学(下称人大)任教时,对其和多名学生性骚扰。后人大官方回应将对此进行核实,但目前尚无调查结论公布。

61岁的张康之是教育部长江学者。此前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官网曾介绍:张康之,原人大行政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为南大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曾就学于南大哲学系、人大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和人大哲学系,目前为我国公共行政学科三名长江学者之一。但“夜凭阑”举报后,该网悄然将关于张康之的介绍由“原人大教授”修改为“人大教授,南大兼职”,且删除了简介中“是中国公共行政学科三名长江学者之一”。

举报张康之涉嫌性骚扰的两名南大校友咏梅和柯观(为保护举报者,均为化名),均为南大政府管理学院硕士硏究生毕业,俩人的导师均是张康之。

在举报信中,咏梅和柯观表示,愿意配合南大校方的调查。她们要求,调查组成员中要有具备性别平等背景的专家;接受举报的工作人员和调查组成员,对举报人的个人信息严格保密,避免一切可能的二度伤害;调查前和调查中,学校需酌情对被举报人立即采取适当措施,避免进一步的伤害,如酌情暂停被举报人的课程和其他有关职务行为,要求其不得阻挠调查或操纵舆论;调查和处理结果在学校官网和有关社交媒体公示;尽快建立反性骚扰长效机制,包括引进人才时的有关条件和程序,避免引进有性骚扰历史的教员。

财新记者获悉,咏梅和柯观两位南大校友对张康之的举报,由第三方“我也是蓝鲸灵”(简称蓝鲸灵)代行。“蓝鲸灵”是南大学生和校友呼吁《南京大学校园性骚扰防治机制倡议》的发起人,其名称寓意来自 Me too in Nanjing University(南大在南京话中读作蓝鲸大学”)。

4月19日和23日,“蓝鲸灵”分别收到咏梅和柯观的举报信,并通过电子邮件发至南大校长和教师工作部。之后南大教工部回复“蓝鲸灵”,校方将成立专门调查组。

最早举报张康之的人大校友“夜凭阑”告诉财新记者,截至目前,已有五位不同年级、互不相识的人大校友实名举报张康之性骚扰,情节从反锁宿舍门抚摸躯体、强制亲吻、摸臀等不一而足。人大方面已成立调查组,与举报者和十数位证人取证相关情况,更有数位证人专门从外地赴京作证。

不想后来人有此遭遇

咏梅称,对于曾经的导师张康之,她一度比较崇拜。她说,张康之在人大和南大两边教学,平时来南大的时间有限,每次他来南大上课,大家都很珍惜与他的交流机会,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学术上的指导。“张老师说见面,哪个学生都是满心欢喜的。”咏梅说。

然而,一次单独与张康之老师的交流,却让咏梅“满心欢喜地去,三观崩塌地回”。咏梅回忆,大概是为写论文的事,咏梅按照张康之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去南大仙林校区张康之的办公室汇报进展。“到了后,张康之坐在书桌前,让我把门关上,又叫我到书桌前,起身就抱。”一开始,咏梅心想,可能是老师生活比较西化,拥抱只是礼节性问候而已,“没想到,他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再后来就直接亲我的嘴,伸舌头,吓得我直往后退。当时我整个人都蒙了。”

后来有人给张康之打电话,张只好作罢,悻悻地让咏梅回去。咏梅说,自己差不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宿舍,手心满是冷汗,还有紧攥拳头留下的指甲印。

此事咏梅除对男友讲过,没有告诉其他人。直到后来有一天和同门同师的柯观聊天,柯观说了自己的遭遇。“原来我们都遭遇过。”咏梅说当时自己根本不敢想要举报张康之,“毕竟他名气很大,是有名学者。”

此后,咏梅再也没有单独去找过张康之。“我一直告诉自己要认为那仅仅是个礼节,这样才不至于三观崩塌,就这么自我安慰或自我淡化地熬到终于毕业。”咏梅说,原先家人曾希望她继续读博士,这件事后她再也没想过要考博士,时隔数年,她称自己至今对年纪比较大的男老师有点抗拒。

咏梅说,“夜凭”在微博上公开爆料张康之性骚扰,给了她勇气,自己之所以要说出这件事,是希望能够对遏制校园性骚扰发挥一点作用,为了现在和以后的学生不再有这种遭遇。“因为自己经历过,知道那对一个学生的伤害有多大。”她说。

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一直告诉自己,不再谈及,忘了就好了。事实上,这件事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就慢慢淡去,一旦触碰到心里还是会难受。“在举报信中,柯观说。

柯观自述,自己当初之所以报考科大政府管理学院研究生,就因为学院有张康之。张康之在行政管理领域名气很大,又是长江学者,出过不少书。他的课是行政管理专业研究生的必修课,“听说学院的学科排名因为有张康之挤进全国前十。张康之是出现在教材总主编一栏的人,热爱学术的同学没有不激动的”。

柯观称,在一个初秋的清晨,她突然收到张康之的短信召她去办公室。“我想可能是我上个月发给他的读书笔记,他看过了要和我交流。“柯观几乎是一路小跑,来到仙林校区张康之的办公室。“当时才七点多,楼里空空的。”柯观回忆,张康之先让她关上门坐下,见她坐在沙发上,张康之遂坐着办公椅滑向她,“我已经完全记不得当时他都跟我说了什么,好像什么也没说,就是离我越来越近,近到他的腿夹住了我的腿。”

柯观称自己站了起来,张康之随后也站了起来,一把死死抱住她。“没想到年纪都能做自己爷爷的张康之,力气大得我没法挣脱。他用下半身顶着我,手在我后面上上下下地摸,头也凑过来强吻。”柯观说,张康之混着茶叶和烟草的口气让她作呕。

挣扎中,柯观瞥见窗台上有一盆仙人掌,想拿起自卫,但够不到。为难之际,系主任突然来敲门,她方得以脱身。

回宿舍路上,受惊吓的柯观忙给父母打电话诉说,还回家躲了几天。回学校后,柯观还向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反映,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心理咨询。柯观说,当时的心理老师说会向院长和校长反映,但不知结果如何。

这之后,柯观表示自己对张康之能躲就躲,一定要他签字的事情也找人代劳,这件事给她的心中留下了浓浓的阴影。好几年后,那次遭遇的情境依然历历在目,“一想到还有许许多多不知情的同学可能会遭受与我相似的苦痛,而我却只能无奈的沉默,我就会久久陷入弱者的自责。”

柯观说,没想到若干年后她还有机会说出此事,“现在我决定说出自己的故事,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柯观表示此事带给自己的除了心理阴影,还影响到职业生涯。柯观一直想读博士,但经历此事后不可能继续报考张康之的博士生,而别的老师也很难选择。“你 导师是学界大牛,你不读他的去读别人的,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会特别困难。”

让柯观感到欣慰的是,5月24日,南大教工部三名老师来到她家,详细了解了事件经过,表示学校会进行调查,并承诺严格为当事人保密。(完)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财新网|两名南大校友再举报长江学者张康之“性骚扰” 校方展开调查,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