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问教育部:说好的反性骚扰机制在何处?中大教师性骚扰你管不管?

2018-07-11

原文:二问教育部:说好的反性骚扰机制在何处?中大教师性骚扰你管不管?


二问教育部:说好的反性骚扰机制在何处?中大教师性骚扰你管不管?

作者:张累累

前言:2018年反性骚扰运动如火如荼,然而各高校频频爆出教师性骚扰学生的事件却多数得不到回应,教育部在一月便承诺将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骚扰的长效机制,半年过去却毫无声响。虽然今日中大张鹏性骚扰的事件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处理,然而还有许多高校同样的事件都还未有任何结果,于是我将寄出一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的信息公开,要求教育部公开性骚扰防治机制建设的进程、时间表,并公开对中国高校各性骚扰事件的监督程序、处理机制。

文章在发了一小时就被删掉了,发了之后有许多朋友加我希望一起寄信息公开,我先把操作方式发在这里,还需要进一步的信息的可以加我微信。

申请教育部信息公开,可以登录教育部官网,点击“公开”-“监督与建议渠道”-点击“政务公开意见建议”;或者直接输输入以下网址:http://www.moe.gov.cn/jyb_xxgk/xxgkyjx/

出现如下页面:

一次性填一个问题,填四次,问题是:

公开内容--2018年1月14日,教育部回应,“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骚扰的长效机制”。

请依法公开:

  1. 要求教育部公开性骚扰防治机制建设的进程;
  2. 要求教育部公开性骚扰防治机制建设时间表;
  3. 要求教育部公开对中国高校各性骚扰事件的监督程序;
  4. 要求教育部公开对中国高校各性骚扰事件的处理机制

(记住是填四次)

或者加我微信:709045928

以下为原来的正文: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我叫张累累,是2018年初中国各高校校友/学生致信母校校长要求建立反性骚扰机制的发起者之一。中国几十所高校近万人同时发声,鞭策北航陈小武事件得到处理的同时,也敦促高校和教育部出台反制性骚扰机制,希望让性骚扰普遍存在的现象可以得到处理。2018年1月14日,教育部回应,“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骚扰的长效机制”。

而如今,距离教育部做出该项承诺已过去半年,却未见任何进展。与此同时,最近一篇名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热传文章揭露了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张鹏借在田野中调查、指导论文之机,对多名女生进行性骚扰。而事实上,早在5月份时,五个当事人便实名给中大纪委寄出了举报信。然而直到7月,学生们发现,张鹏还留在中大。

这并不是第一个不了了之的性骚扰事件,在高校反性骚扰呼声之后各大高校性骚扰爆料事件频频被爆出,然而因为高校多试图掩盖、削弱学生的声音,教育部无所作为,这些备受关注的当事人到现在也未获得公正的结果:

2018年1月,一名网友在知乎平台爆料,称自己被对外经贸大学薛原教授猥亵性侵。12日,对外经贸大学官方微博发文称,学校已成立调查工作组,半年过去至今未公开调查结果。

2018年3月27日,公众号“白沙漠”公布同济大学徐蜀辰博士性骚扰事件,4月4日知乎徐蜀辰性骚扰相关帖子完全被删除,至今却未见对此事的后续措施。

2018年四月初北大校友实名指控现任南京大学教授沈阳20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间,疑似性侵女学生高岩致其自杀,引起舆论哗然。学校对专注此事的学生进行多次约谈施压,反性骚扰机制进程停滞不前。

2018年4月11日,知乎上有学生揭发自己被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的顾海兵教授实施性骚扰,随后相关问题全部被删除,至今未见人民大学的处理结果。

2018年4月15日,有受害者在知乎网发贴举报遭到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以培性骚扰,至今未有官方回应处理结果。

2018年4月,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康之被爆在人大、南大执教期间多次对学生性骚扰。南大表示会进行调查,但文章和微博却迅速被删得一干二净,至今未见调查结果。

2018年5月,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肖开愚被指长期利用其教学职务之便,对女学生进行性骚扰和性侵,至今无处理结果……

高校性骚扰频发并非个别特例,教师对学生拥有绝对的权力关系、不受监督,教师利用在学术、求职等资源对学生进行剥削的现象十分普遍。许多高校教师性别意识薄弱,对学生特别是女性缺少尊重,利用职位之便进行性骚扰,本该育人成材的高校却成为成为性骚扰滋生的温床。

而高校面临类似的事件时,常常试图平息舆论,削弱公众的声音,对事件本身多有回避处理,生怕性骚扰事件为学校带来污名,殊不知关注学生的安危、承认性骚扰存在并且认真处理,才是大学之风的展现,遮遮掩掩只会加重对学校的不满。而现如今,中山大学针对张鹏性骚扰事件,就采取了回避消极处理、试图扑灭舆论的处理:针对张鹏的报道和爆料屡屡被删,学生们合理的诉求得不到回应也屡屡消失。在社会压力下被迫回应却称“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且不提供具体事实,将学生的利益视若无睹。在7月10日,中山大学终于发布声明停止其任教资格和长江学者称号。而这是以多少中大学子和关注此事的人多方声援突破封锁的结果。

高校一日冷漠处理性骚扰事件,高校一日以临时扑火的心态的对待性骚扰,,性骚扰的事情就还是会持续发生,“后院着火”的情况就不会停止。而这些,都是以许多学生的学术生涯、精神和身体的健康、教师群体和高校自身的信誉减弱为代价的。教育部在管理高校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中国如今大力推进“双一流”大学和学科建设的设置之下,这样对性骚扰视若无睹、与学生利益背道而驰的管理,显然是失去了基石。

因此我在此用信息公开的方式,要求教育部公开性骚扰防治机制建设的进程、时间表,并公开对中国高校各性骚扰事件的监督程序、处理机制。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二问教育部:说好的反性骚扰机制在何处?中大教师性骚扰你管不管?,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