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张鹏事件:网文与学校调查核实情况不相符吗?(附事件发展时间轴)

2018-07-09

原文来自简书「蘑菇快长大」:中大张鹏事件:网文与学校调查核实情况不相符吗?(附事件发展时间轴)


7月8日晚,来自网易“人间theLivings”的一篇名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下文简称《她》)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文中披露了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及女教师,情节颇为恶劣。根据文章,五名女性已向中大纪委提交实名举报,历时两个月,却并未收到满意的答复。在短短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该文已被新京报、搜狐等多个媒体及自媒体转发与评论,并一度登上微博话题热搜。同时,亦有多名中大校友自发组织发布《中大,请务必直面校园性骚扰 | 中大学子致母校》及《驱张鹏书》两封倡议信,请求中大对事件进行调查、处理并建立防范性骚扰的机制(两封信均已遭删除)。

在中大教师性骚扰事件获得关注的同时,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不少质疑与反对之声:有人对报道中所提及情节的真实性抱有疑虑;有人质疑媒体借机炒作,有在社交媒体上煽动舆论的嫌疑;亦有人批评媒体曝光与倡议信并未给学校足够的处理时间,且无法真正解决性骚扰问题……

对此,7月9日中午,南都记者首先披露了中大校方的回应:

南都记者从中山大学了解到,校方就此事如下回应:

“中大已经关注到网络反映人类学系教师张鹏有违师德师风的信息。今年4月份,中大已经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

以上是中大校方截至目前为止对此事做出的唯一公开回应。校方认为网文所披露的情况与学校的调查及处理有不相符之处,且针对性骚扰事件,学校正”积极“地进行调查与处理。作为热爱康乐园的中大学子,我们十分愿意相信母校在处理校园性骚扰问题上的积极姿态。然而,在认真研读校方回应后,我们存在以下两点疑问

首先,关于校方在回应中所指的“调查核实工作“具体是指什么?

校方声称”今年4月份“开始对张鹏教授的性骚扰行为进行调查核实,并给与党纪政纪处分与内部通报。而根据《她》一文,在4月3日张鹏的性骚扰行为被监控录下取证视频后,当事人的父亲第二天来到了学校,此后学校纪委对张鹏进行了党内处分。然而,这一”党内处分“并未平息几位学生的愤怒,因此五名女性于2018年5月4日再次向学校纪委提交了对张鹏的实名举报信。

据此,有理由推测,校方回应所指的”处理“所针对的应为4月3日的性骚扰事件,而非5月之后5名女生的联合举报。那么,校方回应中所称的“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具体指什么?针对5月提交的联合实名举报,中大校方的调查进展如何,而处理结果又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公开?

其次,关于校方给与张鹏的处分依据、结果及通报范围是怎样的?

校方在回应中称已经”给予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处分的通报范围仅限于党员教职工,且该处分仅为最低级别的警告。甚至,绝大部分的学生(包括非党员的教师)对处分均不知情。在大部分人看来,涉事教师在处分后并未受到影响,其教学与研究工作仍正常进行。

固然,社会和学校应当给予涉事教师一定的反省与改正的空间,但经常需与教师发生互动的学生,是否应当对教师的性骚扰行为及处理结果拥有知情权?学校于4月给予张鹏的“党纪政纪处分”究竟是何种等级的处分,这一处分是根据怎样的标准做出的?又是否能真正地对涉事教师起到警示与限制的作用

此外,鉴于事件所牵扯的情况较为复杂,我们特意整合了多方信息,对4月至今事件发展的时间轴进行梳理,供各位参考

4月3日晚上10点半左右,“张鹏性骚扰了2017届的大一师妹,情节严重,接近性侵害。”根据知情学生透露的视频画面,“张鹏先是从他办公室出来,到其他办公室敲了敲门,然后关了灯,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近半小时后,张鹏先走出办公室,就在走廊里提了提裤子,并把露在外面的衣角重新塞进裤子里,随后女生出来,两人一同离开。”随后,“女孩告知了父母,其父亲来到中大评理,因有视频佐证,张鹏无法抵赖,被党内处分。”(来源:《她》)

4月底,以《田野里的“叫兽”》一文为契机,由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学生自主成立的“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反性骚扰小组”向学院提交了《人类学系学子关于本系的舆论事件及加快建立本院反性骚扰机制的建议信》。作为回应,社人院在5月初召开了师生座谈会。院系领导在会上表示,将在田野行前培训中纳入相关内容,但对张鹏性骚扰事件及其调查进度表示并不知情,“一切已经交由学校处理”。但在此时,关于张鹏的党内处分已在学院内小范围地流传开来。据知情人士透露,张鹏已因此前17级女生的举报而被纪委就给予最低级别的警告处分,且处分结果仅在党员教职工会议上通报,大部分学生甚至教师都并不知情。

5月4日,因对此前的处分结果不满,5名曾被张鹏性骚扰的女性自发联合向中大纪委递交实名举报信。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得知当事人的联合举报后,张鹏开始约谈实验室的学生、查阅学生手机中的微信聊天记录,其妻子亦劝说实验室中的学生签署一份“张鹏老师无不当行为”的证明。

5月8日,有参与举报的当事人被中大纪委约谈。纪委表示可立案调查,但无法保证调查所需的时间及结果。

5月上半月,陆续有当事人、涉事教师、实验室及其它事件相关人士被纪委约谈。

5月中旬至6月1日,社人院分别召开三次意见征集座谈会,就田野调查安全教育、本科田野调查实习管理办法等制度建设征求师生意见,但未有公布具体事件的调查进度。

6月7日,由几个不同院系的中大学子在“为学校发展规划建言献策之‘十大提案’活动”中上交的《关于中山大学师风师德规范细则的建议》的提案被通知无法参与答辩,理由为“队伍提交的提案涉及到的内容有一定的敏感性,可能不太适合在公共的场合进行相关的讨论”。

截至6月底,参与举报的当事人们未收到任何来自学校的反馈,且当事人通过电话及邮件与纪委联系,亦未收到任何回复。

5月至6月,当事人、参与十大提案的学生及“反性骚扰小组”的成员多次被学院及学校行政老师约谈。

直至6月28日,距当事人的联合举报已过去将近2个月,参与举报的当事人之一被中大纪委告知调查取证阶段已结束,将开始讨论对张鹏行为的处理方式。在被纪委约谈的第二天,当事人被学院书记问及是否接受了媒体采访。

无论是此前的处分,还是今日的公开回应,我们都能看到学校努力解决问题的正面态度。但事实上,这两者均未对5月份五名女性所举报的事件做出调查定论,五名鼓起勇气的女性至今仍在等待学校的回答。

作为一群热爱中大、关怀中大发展的校友,我们相信中大一定不会让学子们失望。在此,我们恳切地盼望学校能尽快完成对相关事件的调查与处理,并建立与完善切实有效的防范性骚扰机制,给当事人们、广大中大学子及关心此事的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中大张鹏事件:网文与学校调查核实情况不相符吗?(附事件发展时间轴),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