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黄雪琴 | 女生如何能够逃开教授的手

2018-07-09

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媒通研究院 」:专访黄雪琴 | 女生如何能够逃开教授的手


01.gif

02.jpg

五名女性举报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她们那时未曾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却不愿意相信备受尊敬的教授会性骚扰自己,‘如果是陌生人,他随便搭着你的肩膀,摸你的背,拍你的手,闻你的头发,又说你很漂亮此类的话我肯定知道这是性骚扰,但这个人是老师啊,是自己原本尊敬的教授,他那么威严,怎么去辨识他的行为呢?’”

近日,一篇题为《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长文在社交媒体上疯传;作者黄雪琴,长期关注性骚扰问题,是国内“女记者性骚扰调查发起人”;该文揭露了又一名侵犯女学生的“叫兽”——张鹏,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兼生命科学大学院教授,跨学科博士生导师,兼任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委员,2016年青年长江学者——的恶劣行径。

今日,南都报道称“今年4月份,中大已经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

03.jpg

但这种处罚力度显然难以平复公众的愤慨,《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一文也指出,“张鹏仍如往常一样,在实验室里来来回回,若无其事。张鹏的妻子也走进了实验室,要求实验室学生们写一份‘张鹏老师无不当行为’的证明,但遭到实验室学生的拒绝……举报者们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勇气和信心正在一点点流逝。”

先前,媒通社曾对话《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的作者、“女记者性骚扰调查发起人”黄雪琴女士,她对性骚扰的一些问题进行了很透彻的剖析。结合近日频频爆出的高校性骚扰事件,我们有必要再次梳理,重新探讨这一问题:从社会生活的角度,我们该如何为饱受性骚扰困扰的女性建立起强大的制度与心理支撑?

我们对性骚扰的定义都没有普遍了解

媒通社:一年前,在那起“男记者性侵报社实习生”的案件中,受害者那句“未意识到强奸”引发舆论一片哗然,请问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该如何界定自己是否遭遇到了性骚扰或性侵犯?

黄雪琴:其实我们对性骚扰的定义都没有普遍了解。只要以性欲为出发点的,以带性暗示的言语或动作引起他人的不悦,令他人感到有被冒犯的意图,都算是性骚扰。

性骚扰主要有口头、行动、人为设立环境3种表现方式。

口头上:如以下流语言挑逗对方,向其讲述个人的性经历、黄色笑话或色情文艺内容;

行动上:故意触摸、碰撞、亲吻对方脸部、乳房、腿部、臀部、阴部等性敏感部位;

设置环境上:即发淫秽图片、语音、文字、视频等,使对方感到难堪。

04.jpg

总之,任何以言语或肢体,做出有关“性”的暗示、行为或需求的,使得你有不安、疑虑、恐惧、困扰、担心等不舒服情况的,小到一个黄段子、荤话,大到实质上的亲吻、碰触敏感部位等行动上,都属于性骚扰。

昨晚后台有一个女生留言说,“前男友来求复合,自己一开始也有点左右摆动,任其发展,但最后身心告诉我,不想继续,喊了停。可是,对方没有停下来,而是进行到底。这算不算性侵?”

这当然是性侵。不管如何开始,只要你最后明确表达了“不要”,明确要求其停止,对方就应该停止。否则就是性侵。就是犯罪。不要去扯什么女生一开始不拒绝,或者还迎合了,甚至说本能啊,没忍住什么的。受教育的意义是什么,就是在关键时刻能让人守住人之所以为人的特质,而不是放任兽性、欲望。

我也和律师朋友探讨了这个问题,虽然法律上很难取证,但是可以通过立刻报警,到医院进行检查,对伤口撕裂、挣扎的程度进行取证。当然了,这肯定是一条很艰难的路。

选择沉默的根本原因是不平等的男女权力关系

媒通社:是什么原因导致很多女性遭遇性骚扰但最终却选择了沉默?

黄雪琴:原因很多,先是社会病态氛围,受害者指责说的逻辑:是不是你衣着太暴露?是不是你行为太开放?是不是你为人太轻浮?是不是你举止不检点?是不是你性格太软弱?这种指责受害者的思维,导致了更多的羞耻和沉默。

其实根本原因是,不平等的男女权力关系。不可否认,在传统社会关系里,男性体格更健壮,更具有攻击性、竞争性,也就拥有更大更多的权利,而女性则被赋予养育和屈从的角色。即便到了现在,男性的经济权力和职业权力都远远高于女性,于是孕育了那种随时准备脱裤子硬顶上的权力关系。男女一天不平权,性骚扰都会继续存在着。

05.jpg

回到女性群体本身,性骚扰真的不是一个好听的词,谁都不愿意扣在头上。我和有此遭遇的女记者聊,她们承认,保持沉默很大部分原因是,都有比较强的野心,好强,爱面子,想成就一些事业,不想被看笑话,怕公开会影响了事业和名誉。

于是,敏感一些的大胆一些的,骚扰没那么严重的,就一笑而过或者聪明处理了;再严重的就辞职,就像我遭遇之后朋友分析的一样:一事情没成,没有证据,可能还会被反咬一口说要机会、要钱,自动送上门的;二是即便曝光、发声,跟谁曝光?报警察,没出大事的话警察不会过多搭理,因为取证难;报单位,可能不被相信,即便相信也会考虑单位荣誉面子低调处理甚至不处理,而且实施者往往更有地位有资源有钱,可以随时摆平。此外,曝光了自己的单位,即便辞职后,也比较难在媒体上另觅工作,毕竟,哪个单位都不敢保证没有败类,也不想被“背后捅一刀”。

防范性骚扰相关的培训讲座、条文规定都是我们所缺乏的

媒通社:受到骚扰或侵犯后,当事者应采取怎样的措施以自救,目前,国内是否有专门的申诉渠道或可靠的维权方式?与国外相比,我们在这方面有哪些空白或不足?

黄雪琴:首先是一定要明确地跟对方说“不”,明确告诉对方“你的行为让我感到不舒服,请停止”。如果可以面对面,就面对面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录音;如果在对方较强大的威慑力下不能面对面说,那么事后一定要发信息、邮件给实施者,有时候,发信件或邮件可以更好地表达自己。

二是一定要学会取证。我们自己保存证据,对方发的图片、信息,见面时候手机录音,事后发信息和邮件,这是一种记录,也是一种证据。遭受比较严重的侵犯则第一时间报警,去医院检查、取证,保持物证;之后要上报公司、单位的人事部门,也要告知自己信任的朋友、亲人,这样可以有人证。

06.jpg

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都规定受到性骚扰的妇女有权向单位和有关机关投诉,用人单位应当预防和制止对女职工的性骚扰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这里就特别指出可向有关机关,如妇联、工会等。依照性骚扰的情节和性质,受害人甚至可以提请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或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我们有法律,但是怎么实施才是重点。在国外,像日本处罚力度很大,当警方确认性骚扰报案后,会对嫌疑人进行拘留。如果无法自证清白,将受严惩。轻则半年监禁或50万日元罚款,重则是6个月至10年;美国的话,如果上了法庭,实施者要承担的惩罚费用从薪资、福利、保险、假期、退休金、未来的薪资到心理伤害补偿及诉讼律师费等。

新加坡除了监禁,还有鞭刑。我在新加坡访学的时候发现,新加坡的公司,绝大部分都出台了详细的防范性骚扰的条文规范,也会定期有防范性骚扰的讲座、培训,公司的人事都需要进行专业的防范性骚扰培训。意识上去了,犯法的成本也高了,维权的渠道也多了,性骚扰自然就少了。

我觉得,公司、企业举行防范性骚扰相关的培训、讲座,出台条文规定,这一点是我们最缺乏的,也是需要去做的,当然也是当下比较容易改变的。

分享讲述是一种面对,一种自愈,更是一种力量

媒通社:对于那些被性骚扰所困扰的女性朋友,有哪些话想对她们讲?

黄雪琴:分享,讲述,其实是一种面对,一种自愈,更是一种力量。当然,我知道,自揭伤疤,真的需要很多的勇气。受过伤害的人,一路走来,伤口都只是草草遮盖了一下,来不及负责地处理,忍受着,沉默着,我们就匆匆上路了,这也没什么好指责的,因为那是当时自我保护,继续走下去的唯一选择。随着时间过去,成长了,是不是也该停下脚步把伤口好好处理下?重揭伤疤真的很疼,可是里面的淤血不出来就不能真正治愈,这才是负责任的做法。对自己,对别人,对过去,对未来,都一样。

07.jpg

我们将根据留言走心程度和点赞数选出两位读者,各送出孟庆轩《青年女性如何对付性骚扰》一本;获奖名单将在明日推文中一并公布,请及时关注。(该活动仅限于微信公众号)

08.jpg

09.jpg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专访黄雪琴 | 女生如何能够逃开教授的手,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