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窗工作室|佛山暴雨触电母女之死

2018-06-13

原文来自微信「后窗工作室」:佛山暴雨触电母女之死

文 | 高佳

编辑 | 冯翊


01.jpg

6月11日,建行公交站牌旁的粉色百合花,塑料饭盒盛着的米饭和插在苹果上的已经燃尽的香。高佳 摄

当时附近路过一个小伙子,走在离公交站牌大概一米的地方,想把张青拉起来,但手一碰到水,整个人立马被弹开。

文 | 高佳

编辑 | 冯翊

被人看到的时候,住在佛山的张青和女儿小雨,倒在了约30-40厘米深的水中。

倒地之前,受台风“艾云尼”影响,这座城市曾断断续续下了二十几个小时的暴雨,内涝严重,雨水漫进了店铺,有五六厘米深。

事发当天6月8日晚,佛山禅城区政府通报称,二人(母女关系,广西人)系触电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漏电的是她们身旁的公交站广告牌。

青倒在水里的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当天,广州市和肇庆市各发生了一起疑似触电身亡事件,其中广州市的事件后经调查确认为触电致死。人们由此质疑城市的排水系统以及电力管理责任,试图理清谁应该为此负责。

争论声中,没有答案。

6月9日,阳光重新回到这座南方城市,而张青和女儿永远倒在了冷雨里。

“凶手”

下了二十几个小时的雨,在一个傍晚停了,天色暗沉,街上安静起来,附近开日用品店的罗宋拍了张店面被淹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一场滂沱大雨,损失惨重。”二楼开服装店的刘思琴没有急着去吃晚饭,她搬了凳子坐在店门口,拿起一瓶奶喝。

突然,她听到了“啊”的一声。

循声赶过去,一个约40岁的女人和10岁大的女孩倒在了公交站牌下的积水中,妇女面朝下,趴在水里,小孩子侧翻着。人群很快聚集起来,女人的手还动了一下。“我以为她们两个是摔倒了,就说还在动,快点,我们一起去救。”

旁边的人提醒她:“不是摔倒,是电倒了。”

出事的是张青和女儿小雨,知道这个消息时,张青的丈夫彭城不在佛山,小雨的表姐李颖婷说,事发地派出所打电话到了老家派出所,“好多亲戚都是莫名其妙地接到电话说,你们家出事了”。事发当晚8点钟左右,她在一个业主群里看到了这个视频,当时“没想到是自己人。”

当天晚上12点,佛山禅城区政府发布通报:6月8日晚,一对母女(广西人)在一公交车站触电身亡。禅城区供电局工作人员现场勘查发现,触电系公交站台广告牌漏电所致。

刘思琴描述,当时附近路过一个小伙子,走在离公交站牌大概一米的地方,想把张青拉起来,但手一碰到水,整个人立马被弹开。“脚上的人字拖掉了也不敢捡,穿着一只鞋就走了。”

前来围观的罗宋报了警。约15分钟后,警车和救护车赶到现场。张青被医护人员拖出水面,脑袋耷拉着。“我当时就感觉她(母亲)看上去不太好,但小孩好像还有(生命)迹象,医生拿了起搏器过来,抢救了一会儿,然后把她们拉走了。”

没有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罗宋和小雨的表哥梁栋提到,事发前,公交站牌后的商铺电闸已经全部跳下来,停电了,而路上刚好开始亮灯,公交站牌和路灯都亮了起来。

警车和救护车赶来之前,路人一直对进站的公交车喊话,叫乘客不要下车。“我们叫的嗓子都哑了,怕有人下来,(没了)第三条命。”

救护车上下来的工作人员,本来准备下水去拉人,但看鞋不行,马上去车里拿了雨鞋和绝缘手套。刘思琴叹口气,“我们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也没有雨鞋和手套,要不然她们可能就得救了。”

参与抢救的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李素华说,“触电之后,现场施救很重要。如果一倒地,马上有人施救,救活的几率会高一些,我们十几分钟后到现场,孩子已经很难救回来了。”

被抬上救护车后,考虑到人手,张青被送到佛山市中医院,小雨被送到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中医院参加抢救的护士陈怡说,当时抢救了一个半小时,张青一直没恢复过心跳和呼吸。“人触电之后会进入昏迷状态,我们到现场发现这位母亲面部朝下,头在水里,那就可能出现溺亡。得等做了尸体解剖才知道确切的死亡原因,但目前来看,她的死亡有很大的可能是合并窒息。”

张青和小雨没能抢救过来,之后就被送去了太平间和殡仪馆。当天晚上,李素华等人没见着死者的直系亲属,只有几个亲戚赶来。

6月11日下午,事发地出现一株粉红色百合,两份用塑料饭盒盛着的米饭,旁边有燃烧纸钱后留下的灰烬,撕开包装纸的面包,还有冥币飘到站牌路沿下。有隔壁开店的人曾在两天前看到一些人前来烧香,一个男子指着那根柱子,说它是杀人凶手,杀死了他的太太和女儿。

责任

张青一家是广西人,老家距离佛山有大概四小时的车程,丈夫彭城在家乡做生意,她带着孩子定居佛山,李颖婷说,当天张青和小雨打算坐车站再搭车回广西的老家看奶奶。

这趟“回家”的行被程永远打断,他们被触电身亡的消息鲜少谈论,直到更多疑似因暴雨在公共场所触电身亡的消息集中出现:

6月8日,广州白云机场路一名17岁学生过人行横道时身亡,死因在6月13日被确认为触电致死,肇庆市一名男子行走时突然倒地,有人认为倒地原因可能是触电。

人们开始质疑城市在恶劣天气下的电力管理问题。

后窗工作室了解到,张青和小雨出事后,佛山市禅城供电局的工作人员曾到现场进行勘察,发现事故原因是用户资产线路漏电(公交站台广告牌属于广告公司),不属于禅城供电局管理。

之后,禅城供电局通知路灯所停电,后续事宜便不再进行跟进。

李颖婷说,与彭城谈赔偿事宜的是和公交公司对接的广告公司,她曾坐上广告公司的车去佛山市中医院看张青,广告公司的人告诉她,一般情况下,广告牌的电路会安装漏电保护控制器,一旦漏电会自动跳闸,但事故发生地的那块广告牌连接的漏电控制器坏掉了。

她感到疑惑:“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是坏了,还是根本就没装。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在公交站等车,他们为什么不安装检查好,承担好这个责任呢?”

一位电力行业的专家向一家广东媒体透露,公交车站广告牌都属于低压供电客户,由客户进行投资和维护。如果遇到有客户将部分装置改造的问题,电力部门难以监督和管理。

广州供电局负责人曾敦促“户外广告灯箱、公交车站广告牌、自动快递取物箱等设施的产权人”要及时排除安全隐患,“特大暴雨反映出,变电房或变压器的建设与选址,尽量不要安排在低洼处或地下。”

近期,有广东媒体在广州街头看到,一些电线乱搭,绝缘体包裹裸露地面。有市民担心,“再来一场暴雨会不会导致绝缘体破坏?”

02.jpg

6月8日晚,警察赶到张青母女触电事发地现场。图源网络

“回家”

事发后连续四五天,彭城难以入眠。6月10日,他在朋友圈写道:公交站,供电局、路政府部门,招牌广告公司,配上四个哭脸、心碎表情。

“不想打官司了,打也打不赢,就私了了”,李颖婷说。

“艾云尼”在珠三角地区盘旋了数十小时,等到笼罩在城市上空的乌云散去,建行公交站牌前的警戒线被解除,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在粉红色的百合花上,6月12日,百余位亲人朋友从各地赶来,在殡仪馆参加了告别会。

那天,佛山开始飘雨,小桐请了半天假,参加母亲和妹妹的葬礼。他穿着校服,站在父亲的身边,在人前没有掉泪。

李颖婷很担心小雨的哥哥小桐,他今年读初三,6月下旬要参加中考。由于学业紧张,事发当天,小桐没有打算一起回老家,雨停之后,他看天气凉快,便出门去打球。

张青出门之前给儿子发了信息:”家里面饭做好了,快回来吃。”

“小桐在我们面前坚强的很,会拉着我的手说表姐没事,哭完就舒服了。”李颖婷说,“但自己收拾妈妈和妹妹衣服的时候,又忍不住哭起来。”

事发后,彭城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小雨曾写给他的纸条:“爸爸,我好想回家读书……”在这条朋友圈里,他回应:“过几天回家。”他准备将母女俩的骨灰带回老家,在朋友圈里说, “我只希望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最近几天,彭晓华总是回忆起和侄女小雨相处的情形,她说,小雨学习成绩好,懂事,煮饭的时候,她总会问:“姑姑,要不要我帮忙?” 想起这件事,彭晓华又掉下眼泪:“她还说等到端午节,要去我家吃粽子。”

6月8日上午10点,彭晓华接到小雨的电话,小女孩在电话里嘱咐她:“外面下大雨,姑姑你不要出门买菜。” 李颖婷说那天的雨,“越下越大,越下越猛”。

约9个小时后,张青和小雨倒在了公交站的广告牌下——那个离家只有四五百米的地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搜狐号后窗出品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作者简介

高佳

03.jpg

因为时间永远分岔,通向无数的将来。

作品包括《拯救推土机前的连江古建筑

为严肃阅读提供选项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后窗工作室|佛山暴雨触电母女之死,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