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们输了。

2018-06-10

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烧伤超人阿宝」:对不起,我们输了。


两周今天,某药酒发布声明,替官方宣布了对自己的调查结论。

结论当然是自己清白无暇,没有问题。

声明一开始就杀气腾腾的指出:近期由于部分自媒体对 ** 药酒的虚假不实报道,给全国消费者、经销商及零售药店造成了很多的困扰和不便。

对方已经把话撂在了这儿,让谭秦东遭遇近百天牢狱之灾的损坏商誉罪,大概不久之后就会落到包括阿宝在内的 “部分自媒体” 头上。据传,该药酒已经圈定了下一步要采取措施的 “部分自媒体” 名单。

对于这个结局,其实我们早就有了思想准备。

在此之前:

取保在家的谭秦东,接受了内蒙警方十余小时盘问后精神崩溃住进医院。谭秦东及家人最终选择了向该药酒认错道歉以彻底摆脱这场因为自己一篇文章导致的噩梦。

道歉被接受,警方随之撤案。而他的认错道歉,也使得警方之前的跨省抓捕长期羁押获得了合理性和合法性。

距上月谭秦东向红毛 “致歉” 已三周,这期间他和妻子保持静默,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原因是必须封口。目前,谭秦东仍处创伤应激障碍治疗中,失忆严重。谭秦东的生活简单平静,家务由妻子操持,他每日看心理医生,按时服药睡觉,闲暇时研习佛法。问及为何,他答,佛祖保佑天下苍生。

或许,让谭秦东逃脱一篇文章带来的牢狱之灾,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后取得的唯一成果吧。

而跨省抓捕过程中企业是否全程陪同并为警方买单的问题,我们至今没有得到,也似乎不可能再得到任何的回应。

同样在此之前:

关于药酒中每年相当于数百头豹子的豹骨来源问题,网友提出的公开豹骨来源的申请,有关部门回复是:豹骨来源数量是企业机密,企业不同意公开所以我们不公开。

2006 年,国家为保护珍稀野生动物,明令从此禁止豹骨入药,但考虑到部分药企有库存的豹骨没有用完,政策留了一个口子,允许企业使用 2006 年前库存的豹骨,直到用完为止。

根据最保守计算,该药酒每年至少耗费数百头豹子豹骨。

对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我们有关部门调查方式是查了一下企业自己提供账目,然后宣布账目对得上,企业没问题。至于具体来源,在公众要求公开来源的时候,他们以企业不同意为理由拒绝公开。

我们还能说啥?

同样在此之前:

我们已经得到消息,该药酒的广告轰炸,将再次在各大电视台出现。

虽然内蒙古食药监将 5 月份之前的广告批文都收回了,但是又批了一波。四川的老人们,可能会成为该药酒新广告的第一批观众。

对这个结果,因为此前广告停播遭受了巨大损失的广大电视媒体,简直喜极而泣欢呼雀跃。

该企业,是当代政府的印钞机,是各大媒体的印钞机,只是印钞的材料,是无数老人的血做的。

对不起,我们输了,我们彻底的输了。

我们本以为,只要有关部门不聋不瞎,就不可能对如此多的证据和质疑置之不理。

我们错了。

该药酒的调查结论,是自己公布的,有关部门没有人出来说一个字,也许,他们也怕自己遗臭万年,羞辱了自己先人吧。

至于我,坐牢也好,封号也好,无所谓了。

两周前,我定好了到非洲的机票。有人问我咋想起来去非洲,我说:抑郁了,想去非洲看夕阳。

这话,半真半假。

我还没有到抑郁的地步,但我的精神确实已经极度的压抑。

我已经快不会写文章了。

以往的时候,我的文章虽然经常被删,但至少还发的出去。哪怕发出去只能活几个小时,但至少能活着出生。

而现在,每次我点击完发送后,文章就进入漫长的审查时间。而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依据相关法规,审核不通过。

不通过,只能改。把自己一气呵成的文章,一遍遍的阉割肢解,直到最后鲜血淋漓奄奄一息,只盼望审查者高抬贵手。

即使这样严格审查后发出去的文章,也经常被删除。有人笑话我:阿宝,你的公众号除了广告,已经基本不剩什么了。

到最后,写文章的时候,平时一气呵成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落笔。

最有意思的是,某天晚上,一位政府部门朋友在我文章后面留言夸赞。第二天打来电话要我删除,因为他昨晚夸赞是喝醉了。

我累了,我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

曾经有一位领导半开玩笑的问我:你自称鲁迅,难道我们政府是北洋政府吗?

我回答:我从未自称鲁迅,这是网友错爱。领导对我如此宽容爱护,岂是北洋政府可比。

曾经,网上一批正能量警察公开造谣说我去参加美国大使馆国庆纪念活动时候接受了对方收买,写文章是恶意诋毁政府。

我本来没当回事,直到有领导拿这事当面问我,指责我写文章给政府抹黑。

我当时震惊了。

我缓缓平复下情绪,这样回答他:

在历史上,这个问题,曾经有一个人,也被这样指责过,他叫黄道周。而指责他的人,是崇祯皇帝。

黄道周是明末官员,有一次在朝堂上和皇帝争执,皇帝急了,说他诋毁政府,斥黄道周:“一生学问只办得一张佞口!”

黄道周高声争辩:“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

他厉声直逼皇上:“忠佞不分,则邪正混淆,何以治?”

这场有名的辩论之后黄道周被连贬六级。后来他称病辞官回乡。

清军入关,崇祯死难。早已经与朝廷毫无瓜葛的黄道周,却散尽家财举兵反清。他募集数千人,马十余匹,携一月之粮,出仙霞关抗清。如飞蛾扑火,兵败被俘,拒不投降,英勇就义。

就义时,至刑场上,向南方再拜,黄道周撕裂衣服,咬破手指,留血书遗家人:“纲常万古,节义千秋;天地知我,家人无忧。

死后,人们从他的衣服里发现 “大明孤臣黄道周” 七个大字。

你问我是不是写文章给政府抹黑,我的回答和黄道周一样:

“忠佞二字,臣不敢不辩。臣在君父之前独独敢言为佞,岂在君父之前谗诌面谀者为忠乎?”

我以前的文章中,曾经多次说过:我早晚有一天会输的,而且可能输的很惨很惨。甚至可能身败名裂。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输了,就输了吧,年过四十,早已经不怕什么了。

我们不能等这世界完美了再去善良,我们应该用自己的善良去让这世界变美好。

如果我们不能让这世界变美好,至少应该用自己的勇敢去阻止他变坏。

即使无力阻止她变坏,也需要有人去学飞蛾扑火,去效螳臂当车。我们或许改变不了结果,但至少我们可以像那泣血的杜鹃一般,喊出自己的声音。让是非不被完全混淆,让善恶不被彻底颠倒。为这个世界,留一线公道在人心。

放马过来吧,等着你们。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对不起,我们输了。,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