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尘肺工人:贡献青春,却被抛弃;理性维权,反遭打压!

2018-05-09

本文由 简悦 SimpRead 转码

原文来自 [时代先锋]

网站地址 https://www.shidaixianfeng.tk/archives/5093

始发于简书:关注尘肺


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起,来自湖南耒阳、张家界、汨罗的工人就开始陆陆续续来到深圳做风钻、爆破工。

二三十年来,工地上的劳动保护提升缓慢,工人们长期戴着廉价的口罩干活,花岗岩的粉尘充斥了他们的鼻腔,而他们以为只是苦点累点,忍忍就过去了;同时,老板们不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也仅为少数爆破员购买了社保,他们也没想到这成了日后老板与其撇清关系的底气。

风钻工在打钻

到 2009 年左右,随着不少工友的发病,他们逐渐意识到尘肺病的存在和威胁——小小的感冒就可能导致人住院送命,每天要使用氧气机才能生活,甚至连洗澡的水气都能让他们喘不过来,病危时的痛苦就更不必说。于是,他们进行了第一次维权。经过了大半年的坚持,再加上当时稍微宽松的媒体环境,工人们得以使深圳市做出让步,为工人们进行了体检,比给罹患尘肺病且未证明劳动关系的工人发放了 7 万 - 13 万不等的 “人道主义补助”。

然而,这点 “人道补助” 只是杯水车薪。尘肺病使他们大多丧失了干重活的能力,不但难以为家庭挣钱,还需要妻子等家庭成员也在家照顾。正常的经济来源的失去,使得他们想支持孩子上高中、大学十分困难,孩子成年后也难以支持他们结婚生子,老人的赡养更成问题,甚至八十岁的老人还要下地干活。随着病情的恶化,工人们还发现,住一次院就要花去一万多,一年可能要住三五次院甚至更多,没过几年钱就花完了。往往人去世了,家里还欠着一大笔外债。

住院一周就需要两千多,病重工友往往要住一个月以上

由于尘肺病存在着潜伏期,2009 年体检的 150 余名工人中,只有 40 余名被检出尘肺病,而剩下的人连 7 万元都没有拿到,却也在这几年中陆续出现尘肺病的病情,甚至很快去世了。直到 2017 年湖南省调查省内尘肺病状况,允许工人进行体检,大家才发现当年没病的人如今几乎都查出有病,甚至是二期、三期。曾经被检出尘肺病而且证明了劳动关系的工人,状况也没有更好多少,他们往往历经了数年,才拿到二三十万的赔偿,这些钱也在这几年的治疗中花光了。

因此,为了治病、生存,为了孩子、老人,湖南的尘肺病工人,哪怕是拼了命,也要来深圳维权。

2018 年 1 月份他们来到深圳,政府一面使用警察威胁,一面给工人安排援助律师,把工人赶回了老家。而即便是法援律师,乃至于老家政府都承认,对于他们来说,法律途径是走不通的,即使走得通,他们也是等不起、拖不起、耗不起的。4 月下旬,他们不得不再次来到深圳,来到信访办按信访程序维权,但直到五一前都没有获得实质性的答复,而工人的经济状况已经渐渐不能支持在深圳的生活费了。再加上政府的压力,他们只得又暂时回家。

现在他们又回来了,他们不能不回来。从 1 月份到现在,已经有三位工友离开人世了。

5 月 7 日工友和家属们又来到了深圳市信访办,他们像以往那样坐在信访办内等待答复,没有任何特别的举动。然而,警察却一次比一次强硬。1 月份他们是上访了十余天才被警察强行分散到深圳各处,带走代表;4 月份则是上访第二天,警察就把正在上访的工人装上大巴,送到相隔甚远的几个地方去——工人们质疑,这种行为的法律依据是什么,为什么大家不能住在一起?

因为病重而必须吸氧的维权工人

到了这次,警察则是在上访的第二天就把代表带到派出所,并声称工人们是在闹事——工人们人数虽多,却是在按信访程序正常上访,安静坐在信访大厅里,没有横幅,没有上街,没有冲击,本来就是危在旦夕的病人,何来闹事一说?反倒是警察的抓人激起了工人的群情激愤。

工人们坐在信访大厅内

警察开始点名抓代表

工友们深夜仍在等待代表回来,晚上滴米未进

政府部门的人说,工人们要 100% 地恪守法律,理性维权。然而工人们 “守没守法律”,却是领导一张嘴说了算,理性维权也能被说成是聚众闹事。与此同时,在劳动保护方面的法律上,政府却从来没有严格维护过,恐怕连 50% 都没有——这正是导致工人们如此处境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宽于律己,严于律人,这样的 “法治” 到底是为谁服务的?

工人们气愤的另一原因是,2009 年维权过后,那 150 余名工人,不论检出尘肺病与否,都上了深圳市乃至广东省的 “黑名单”,无法就业,无法正常工作。工人们递交自己的身份证给企业,却发现无法购买社保,因而也就无法被雇佣,只能去找不正规的工厂、工地干活。深圳市当局者恐怕是知道,这个疾病带有潜伏期,不论当时检查出与否,不能让他未来还有理由在深圳索赔。

于是,在深圳贡献了青春的工人,就这样被当做用完了、用坏了就可以抛弃的工具,连活生生的 “人” 都不是,更何谈 “主人” 呢?真正主导着的是资本积累的逻辑,在这里,只有劳动力,没有“人”;当人不再是划算的劳动力,那他就什么也不是!

而现在的深圳市政府,面对尘肺病工人还是一样的铁石心肠,找出各种说辞来搪塞:诸如你们老家也有煤矿;全国六百万尘肺病工人不可能都来找深圳;深圳至今有四万件跟尘肺有关的信访……

诚然,工伤、职业病救治本来就应该在国家层面及时解决,不应该给地方踢皮球、拖时间的机会。但是,这不能成为深圳撇清自己关系的借口,因为工人们并非不能证明劳动关系,而是主要依赖于对工作地点、工友的指认,以及工友、带班的证词。而这些证据——甚至是出入工地的工牌,都不能获得当局认可。当局可以很随意地向工人进行威胁,却不向涉事企业施加什么压力——当然,这一事件本就是当局对企业的纵容默许所产生的。

工人、家属们的诉求无非就是争取到工伤待遇的赔偿,填补家庭因为治病、生活所产生的窟窿,为未来的生活增添一点点保障。然而深圳市却依旧是边威胁边忽悠地,把工人们拖上名为 “法律途径” 的一条死路,对劳动关系认定等关键问题却从不给予正面答复——深圳当局是要把工人们拖到死为止吗?

尘肺病工人现在不但要面对政府的压力,还要面对呆在深圳的经济压力。我们需要更加行动起来,支援工友、家属们的生活,提振大家的士气,做出更多的声援行动,产生更大的舆论压力——深圳市必须承担起 “为人民服务” 的责任,使工友、家属们尽快拿到应得的赔偿!

始发于简书:关注尘肺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湖南尘肺工人:贡献青春,却被抛弃;理性维权,反遭打压!,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