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学校威胁出柜 教授把这当笑料课上恐吓学生|青年节#univtoo

2018-05-05

原文地址:https://hackmd.io/s/H1x-SiBwTM


效仿#metoo运动,我们发起#universitytoo(简称#univtoo)

呼吁青年行动者把被学校约谈的经历写出来

过往文章(可点击阅读):

  1. 我把教育部告了 被学校监控威胁不能毕业还通知家长

  2. 我被中大校长约谈过,他说寄公开信是抹黑中大


我是一名在广州就读的大学生,也是一名致力于同志平权的行动者。

2016年9月,为了推动公众关注教科书污名同性恋的问题,我尝试策划一场“恐同”教材主题的展览,取名为《命名:是谁书写与定义同性恋?》。

二十多天来,我和同伴们一起多地奔波确定展览场地,创作展览品,调试影片,制作海报,宣传..可就在展览快要举办的前两天,我多次接到学校的电话。展览的前一天,展览被迫取消。

以下是我的整个被约谈的经历—

展览倒数第二天 被污蔑是非法集会

离展览举办还有两天时,我开始频繁接到自学院辅导员的电话。最初辅导员态度温和,询问我隶属于什么组织或机构、我的动机等。

这些问题我都一一如实回答,借此机会我还把我的自我认同经历讲给辅导员听,希望辅导员能够了解到一个同性恋学生真实的故事和需求。

为展览而制作的海报

然而,辅导员第三次来电时,用很严厉的语气警告我说,“展览是非法集会,你需要认识到策划这个展览的严重性,必须暂停它。”并且命令我第二天早上必须回到学校跟他见面。

学校有时会套上莫须有的罪名来制造施压的效果,当天我查阅相关法律并咨询律师,再次确认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逾越任何法律框架,以及弄懂莫须有的“非法集会”是怎么回事

展览倒数最后一天 公安机关要逮捕我?

这一天,我们如约见面。在谈话过程中,领导说,“我了解到有境外和国外媒体准备报道此展览,你要警惕不被外国势力利用,并希望你能取消展览。”

我拒绝领导这样不合理的要求后,他又接着说,“公安机关已定性其为非法集会,有可能把你逮捕,学校只是希望保护你而已,阻止你做出错误的一步。

但我说,“《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里清楚写道,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而展览是室内的连集会都算不上哪来的非法集会?若要定罪请直接让公安机关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法条吧。”

果不其然,学校没能拿出一条合理的定罪法条来。

领导见我依然没有想要取消展览的意思,便又使出威胁的手段,“如果今天中午12点前你的个人公众号上没有发布展览取消的信息,就马上带你回家,并告诉你父母策划展览这事。

当时我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因为我很清楚这会直接导致我在父母面前出柜,对此可能引发的家庭矛盾让我觉得恐惧。反应过来后我马上说,“既然我没有犯法,没有做不义之事,而性取向又是我的隐私,我有权利阻止你们告知我父母这一件事情。”

而领导却狡辩,“我不希望到时候你真的出事,而你的父母会怪罪于学校没有管理好你,所以我要提前让他们知道。”

多次争论后我明白到,在学生与学校领导之间存在太多的权力不平等,而我却无力保护自己。权衡一阵后,我认为目前的状态不适合向父母出柜,不得不向学校妥协,发出了展览取消的公告。

展览取消后,我们另办了场“没有人”的展览

那几天我很气愤,我对边缘群体的关注被学校老师打压,我的性少数身份被当权者利用。本应教书育人的学校没有选择用理性的姿态与我对话,而是直接拿家人作威胁。

展览取消的当天,我对小伙伴说,展览的被叫停就是这场展览中最真实的作品。因为它展现的恰恰是“同志”群体被禁声的处境,小人物与大部门之间的较力与拉扯,国家机器无所不在的、对个人的管控,

而它也正正回答了我们所提出的问题“是谁在书写与定义同性恋?

随后,我们决定一间空教室办一场“没有观众的展览”,并通过微信公众号将这个“特殊的”展览传播出去。因为我相信,在遭遇不公时,记录、发声而非沉默才是最佳的对抗方式。

展览上的作品之一

但事情并没有告一段落,我知道我身边仍有同学被吩咐,若我有什么行动都应告知及时告诉辅导员。我为这种利用身边人进行监控的手段感到不齿,是这样的一种熟人揭发的手段让人与人之间最基本、最宝贵的信任被消磨掉。

某社会学教授把这当笑料讲,课上震慑学生

后来,在我上的一门专业课上,该任课老师—某社会学教授得意洋洋的把学校如何威迫我取消展览的事讲了出来,并且还多处歪曲事实。

那位教授在课堂上说,“有个学生发了一个微信推文,希望召集广州的同性恋在华师组织集会,在学校的劝告下学生答应说取消集会的,结果那个学生出尔反尔”。

“学校领导了解到她还没出柜,终于抓住了这位学生的弱点,便告诉她如果不取消就告诉她父母,这位学生才最终妥协了。”

正在认真听课的我气愤得控制不住发抖,但我很后悔自己并没有当场反驳这位教授。课后有同学安慰我,“不要记在心上,我觉得那个老师(指着脑袋)有点问题。

这位教授敢于在学生面前把约谈之事当笑料说出来,这证明了学校领导从来没有认为这样的威胁出柜方式有任何问题,并且还视之为成功压制学生的一个伎俩

而令我极为担心的是,台下的学生听其讲述后会合理化这样的手段:以公开他人性取向作为威胁,从而达到维稳目的。

这一次次的公开讲述、强调、嘲笑不过是要让学生明白学校的权力随时能压倒你。


如果你也有过被学校威胁、约谈的经历,请加入我们,挽回大学精神,欢迎联系或投稿至lgbtyouthpower@gmail.com,期待下一篇能看到你的故事~

#univtoo 青年世代不沉默!

*By the way,因发起#univtoo 公号”秋白的自由野”被灭了,欢迎关注微信新公号“恐同教材拯救计划”~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我被学校威胁出柜 教授把这当笑料课上恐吓学生|青年节#univtoo,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