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生实名指控曾受沈阳性骚扰

2018-04-09

原文:财新网:一女生实名指控曾受沈阳性骚扰

王敖豆瓣广播截图


1523077782599738_480_320

连日来不断延烧的“沈阳性侵门”又有最新进展,今日(4月9日)一位当年的女生站出来,指控沈阳曾对其性骚扰。

【财新网】(记者 王和岩)连日来不断延烧的“沈阳性侵门”又有最新进展,今日(4月9日)一位当年的女生站出来,实名指控沈阳曾对其性骚扰。

63岁的沈阳,20年前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是“长江学者”。他最近被数名北大校友指称20年前曾性侵北大中文系1995级女生高岩,导致后者绝望自杀。沈阳则声明称,举报为恶意诽谤,自己与高岩“第一,没上过床;第二,没发生过性关系;第三,没谈恋爱”。

这位站出来的女生,名叫许红云,现在美国加州湾区生活。她自述是北京林业大学2004级外国语学院研究生,曾想报考沈阳的博士生,后因在2006年冬天遭遇沈阳性骚扰,被迫放弃考博,人生由此被改变。

许红云说,她希望更多被沈阳侵扰的女生勇敢地站出来,勇敢地面对过去和现在,才能看到未来。

数日来,舆论千呼万唤,北京大学4月8日终于公开了20年前给予沈阳行政警告处分的文件。另有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称,北大公开的仅仅是当年对沈阳的处理决定,并非中文系对此事件的调查处理过程的详细文字记录。

“没想到(他)会那么垃圾”

2006年10月或11月,许红云在北京语言大学听了一次沈阳的讲座,“讲得挺好的,感觉很好的一个老师,后面真的想不到会那么垃圾。”

此后,又到网上看了一些沈阳的文章,觉得自己的毕业论文,刚好和沈阳带着研究生们做过的研究用到的语言学理论一致,就想通过北大博士入学考试,成为沈阳的博士生。许红云通过电子邮件和沈阳取得联系,后受邀去听他的课、讨论短语理论。

有次听完课,沈阳坚持要开车送许红云回校,“我要坐后排,但沈阳要我坐副驾驶,还说坐前面来 还怕我吃了你啊。”

许红云无奈,只好坐到副驾驶上。到了林大校门口,许红云打不开车门。沈阳没有按开锁键,而“是直接伸手到副驾驶这边来帮我开门,胳膊触碰到我的胸部,我觉得很不舒服,感觉他是故意的。我那时候不会开车,并不知道可以按(主驾驶的)开锁键(打开车门)。”

许红云说,自己当时真的非常尴尬,原来想坐就坐吧,坐个车应该没什么事吧。没想到中了他的圈套。

许红云觉得沈阳的举动不可思议,就跟自己的父亲讲了这个遭遇。“我爸爸说:北大啊!怎么会呢! 他和我一样完全不敢相信。但他还是认为可以继续去考北大的博士,我却很犹豫了 。”

这之后发生的两件事,让许红云下决心不再考博。一次是沈阳打电话叫她晚上去他家里讨论语言学问题;还有一次是寒假备考期间,沈阳又打电话,让她跟他南下开研讨会。这两件事许红云都拒绝了,她将这些事告诉了自己的导师、同门和家人,他们都觉得难以置信。

许红云决定不考沈阳的博士了。2007年浙江一个县引进人才,她就去了那个县工作。之后,许红云给沈阳写了一封信,告诉沈阳“我不考博士了。”结果沈阳“给我回了一封邮件,很生气地说:‘不读我的博士你会后悔的’。我没再搭理他。”

许红云在浙江那个县的县委宣传部工作,专业完全荒废了,成天就是“陪酒陪玩,好记者少啊。真的太辛苦了。”但是,就算工作再怎么苦,她也没想过回去考沈阳的博士。

许红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同学们都知道这些事,都替她惋惜没考北大的博士,却跑到浙江的一个基层政府工作。

在县委宣传部“硬着头皮工作两年”后,许红云实在无法忍受这无所事事的生活,于2009年辞职回到了北京。辗转换了几份工作,她认识了现在的先生,也是一位北大学子。他得知许红云的经历后,称赞她很有勇气,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回林大看望我的导师,院里的老师都还记得我,还笑问我乡下的‘狼’是不是更多?还问我是不是后悔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他们真的不知道这样的老师藏在最高学府里20余年,他们真的太单纯了 。”许红云感叹。

后来,许红云考取MBA,和先生一起来美国读书。如今和先生一起生活在加州湾区。

许红云说,李悠悠举报沈阳的文章,是她的研究生同学看到后发给她的,这些天她每天都在关注国内媒体有关此事的报道,她的导师和同学们也都在持续关注,他们都记得当年的事。昨天(4月8日),她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做点什么,于是在网上找到王敖的邮箱。

“我看到当年的同学举报沈阳,真是大快人心。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那时候我都研三了,想象一下我如果是在本科一年级遇到沈阳这样的老师,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特别为高岩痛心 。沈阳这是犯罪。”

许红云说,自己碰到这样的人就会马上逃走,一直不敢正面还击。这件事不仅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因此放弃了自己的学术生涯,也给她的心理留下了阴影。此后,和年长的异性接触,她会比较小心、敏感。

许红云回忆,当年她的硕士论文沈阳是看过的,沈阳还帮她做了批注,“当时我以为他对我特别关照,是因为他欣赏我的学术研究能力。如今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到一起,觉得好恶心。他有计划、有预谋地策划怎么骚扰女生。”

她记得当年听沈阳的课,有位来自上海的女生,也准备考他的博士,“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

许红云还记得,沈阳那时候曾告诉她,读他的博士前两年在北大,后两年在荷兰莱顿大学。“莱顿大学是我的梦想啊。”

北大公布处理决定但未含调查记录

昨日(4月8日),北京公开了20年前给予沈阳行政警告处分的两份文件。校方文件显示,当年沈阳无意与高岩恋爱,却表示“那你就算是我的女朋友吧”,并与高岩搂抱、亲吻。

1998年3月11日,高岩在家中自杀身亡。北京大学认为,沈阳作为一名教师,在与女学生高岩的交往中行为不当,违背《教师法》有关规定,决定给予沈阳行政警告处分。

在中文系的文件里,沈阳辩称自己对高岩的轻率表态及错误行为,实属无奈,因为他感到高岩的精神状态有问题,怕出意外。中文系的决定认为,沈阳作为一名教师,在与高岩的交往中态度不够严肃,处理很不慎重,高岩之死虽确属自杀,但沈阳在与其的关系上处理不当,无疑会使高岩思想上产生强烈刺激。

这两份处理决定都没有“发生性关系”或“性侵”的字眼,甚至仅提及两人有搂抱、亲吻,且是高岩要求沈阳“表态和她建立恋爱关系”,最终处理结果也仅为行政警告处分。

有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称,北大公开的两份文件,仅仅是 处理决定,而当年中文系对此事件的调查处理过程,有详细的文字记录,这部分详述事件真实情况的东西,北大并没有公开。

另外,高岩的同学表示,两份处分决定中绝大部分都是沈阳的说辞,死者家属、同学的观点一字不见。在高岩的好友、北大社会学系1995级学生李悠悠纪念高岩和举报沈阳的文章中,曾提及高岩至少三次告诉她自己遭到了沈阳侵犯。

目前,南京大学文学院公开建议沈阳辞去教职,上海师范大学也终止了沈阳的兼职聘任协议。■


评论请前往 2049BBS.xyz已被墙,可通过 https://45.77.134.176/ 直连,请忽略证书错误。)

本站已被屏蔽,分享到墙内时请转本文的 GitHub 原始页面 一女生实名指控曾受沈阳性骚扰,或者查看可直连的镜像 网站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此处收录仅供存档研究,不代表本站立场。